欢迎光临期期免费公开


服务热线:0371-55313503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化娱乐
“鬼头”词人贺铸
时间:2019-01-11 18:34:35  来源:河南日报  作者:

  贺铸(1052~1125),北宋词人,出生于卫州(今卫辉市)。贺铸身材伟岸,史说他身高七尺,如果他再长一个英俊面貌,或许可以帅死人。可老天偏跟他开玩笑,让他长得像包拯一样黑。黑也就罢了,眉毛还高耸着,像门神里的尉迟恭,忽然出现在面前,能把人吓一跳。

  贺铸的丑是真丑,于是人家送给他一个雅号:贺鬼头。知道贺鬼头,是因为读他的一首词《青玉案·凌波不过横塘路》:凌波不过横塘路,但目送、芳尘去。锦瑟华年谁与度?月桥花院,琐窗朱户,只有春知处。飞云冉冉蘅皋暮,彩笔新题断肠句。若问闲情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
  闲情几许?好像一江河的烟草,满城飘落的花絮,梅子黄时滴滴答答的细雨。天哪,这情致描述得也太无可挑剔了吧?我想,若是有谁情到此处,吟起这词,定会泪流满面,不能自已。这首词描述的是词人路上偶遇一个美人,男人见得美人,大约都得多看几眼,若是独自一人,可能还会盯着看美人到底去哪儿,直到人家走不见影了,还忍不住猜想哪个小子这么有福气能和她一起生活。贺铸也是如此。

  贺铸虽然长得丑,但词真的委婉动人。据说这首《青玉案》一经吟出,便脍炙人口,贺铸还由此得了个“贺梅子”的雅号。鼎鼎大名的黄庭坚作一首《寄贺方回》赞叹道:“解作江南断肠句,只今唯有贺方回。”方回,是贺铸的字。

  贺铸长得不怎么样,却是皇亲国戚,他是宋太祖赵匡胤贺皇后族孙,娶了宋朝宗室之女。按说他的出身很容易使他既富且贵,但事实却没有想象的美好。他性格耿直,不附权贵,不喜谄媚,虽然17岁就到军中供职,但40岁仍是个小官。他那从小就有的报国志虽得不到施展,却并不影响他的豪侠性格。

  据载,贺铸在太原做监军时,和一位公子哥同事。公子哥骄横跋扈,贺铸很反感,察访到他挪用公家财物后,便将他召到密室,拿着刑杖一一说出这位公子哥某时盗某物干了某事,某时盗某物拿回了家中。铁证面前,公子哥惊惧不已,承认确有其事,贺铸内心涌起憎恶,大声说:你要是接受我对你的惩罚,我就不揭发你。公子哥无奈自脱衣服,将雪白的身体裸露出来,贺铸也不客气,拿起刑杖将他责打了一番。

  贺铸这种做派,哪里像个官呀,活像个游侠,见到不义之事,定要教训了那不义之徒才罢。贺铸本就长得奇绝,仅长相就能让人胆寒害怕,加上这身侠气,一些为非作歹之人见了他都不敢正视。

  北宋词人众多,贺铸别具一格。他同柳永不一样,柳永的词是晓风残月的婉约美;他同苏轼不一样,苏轼的词奔放飘逸;他同秦观不一样,秦观的词凄迷朦胧……贺铸的词有时清雅极致,譬如这首《蝶恋花·几许伤春春复暮》:几许伤春春复暮。杨柳清阴,偏碍游丝度。天际小山桃叶步。白头花满湔裙处。竟日微吟长短句。帘影灯昏,心寄胡琴语。数点雨声风约住。朦胧淡月云来去。

  有时,贺铸的词又剑侠之气凝重,如这首:少年侠气,交结五都雄。肝胆洞。毛发耸。立谈中。死生同。一诺千金重。推翘勇。矜豪纵。轻盖拥。联飞鞚。斗城东。轰饮酒垆,春色浮寒瓮。吸海垂虹。闲呼鹰嗾犬,白羽摘雕弓。狡穴俄空。乐匆匆。似黄粱梦。辞丹凤。明月共。漾孤篷。官冗從。怀倥偬。落尘笼。簿书丛。鹖弁如云众。供粗用。忽奇功。笳鼓动。渔阳弄。思悲翁。不请长缨,系取天骄种。剑吼西风。恨登山临水,手寄七弦桐。目送归鸿。

  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在《东山词序》中这样评价贺铸:“夫其盛丽如游金、张之堂,而妖冶如揽嫱,施之祛,幽洁如屈、宋,悲壮如苏、李,览者自知之,盖有不可胜言者矣。”说贺铸的词华丽如豪华殿堂,娇艳如妖冶美女,幽愤如屈原、宋玉,悲壮如李白、苏轼。

  贺铸一面豪侠狂放,一面柔情似水,一面委婉细腻,一面粗犷不羁,又一面“小窗风雨碎人肠”(语出贺铸的《西江月》),还一面“行拥一舟称浪士”(语出贺铸的《临江仙》)。似乎,贺铸这个人就是一个多面体,刚柔兼济,还自称“北宗狂客”。他的词为什么这么婉转多姿,无疑是当时的社会和他的性格共同锤炼而成的。

  当时的北宋已是垂暮,一方面,汴京城里笙歌艳舞、纸醉金迷;另一方面,西夏不断骚扰,金人虎视眈眈。贺铸目睹了民不聊生,幽愤、惆怅、悲泣之情油然而生,就燃烧起了他诗词不一样的火焰。

  历史上,贺铸和米芾有过交集。米芾个性怪异,人称“米颠”。一个“贺鬼头”,一个“米颠”,他俩见了,会是什么样呢?史书记载,他俩只要一见面,便瞪眼互视,还辩论不休,那阵势,就像是两只斗架的大公鸡,浑身奓着毛,斗得痛快淋漓;又像两头疯狂的斗牛,瞪着铜铃般的大眼,先是按捺不动,突然互相往前一冲,场面好不刺激。

  一个大词人,一个大书法家,本该你谦我让,口吐莲花,却一直这样“争斗”着。

  贺铸存词280余首,柔媚艳丽的风格影响了南宋婉约派词人的创作,豪放之气又深深影响了后来的辛弃疾。

  杨柳回塘,鸳鸯别浦。绿萍涨断莲舟路。断无蜂蝶慕幽香,红衣脱尽芳心苦。返照迎潮,行云带雨。依依似与骚人语。当年不肯嫁春风,无端却被秋风误。(《贺铸·踏莎行》)这首词表面写荷花,却是诗人自比荷花。他同历史上的大多数文人一样,怀才不遇,却在文学史中,放出耀眼的光辉。

关键字:
期期免费公开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 1. 本网注明来源为期期免费公开的稿件,版权均属于期期免费公开,未经期期免费公开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使用。
  2. 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期期免费公开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  3.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邮箱:hnshw888@126.com
>>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    
用户名: 验证码: 游客请勾选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推荐资讯
最后更新
热门点击
Copyright © 2017 期期免费公开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联系邮箱:hnshw888@126.com 办公室电话:0371-55313503
豫ICP备17029594号 站长统计:
服务声明:最终解释权归本站!